我就是为了苏家好才会这样做的苏锐把苏明理晾

 苏锐的立场非常清楚。
 
    他真的是在为苏家着想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那些苏家人的心里面甚至是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。
 
    也幸亏他们是欺负到了苏锐的头上,如果换成是别人,借着这件事情大肆宣扬的话,苏家就会受到极大的伤害!而苏明理这一家人,在过往的这些年里面,还不知道干出了多少类似的事情!
 
    可他们到了现在都还不认错,而且振振有词!
 
    “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放屁?你以为你是谁?”李兰馨对着苏锐尖声叫道:“我一定会撕了你,一定会!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摇了摇头:“我真的很少打女人,但凡是我打的人,一定是可恶到了极点的。”
 
    对于苏锐的这句话,在场的绝大多数苏家人都表示强烈的赞同,他们都受不了李兰馨的尖叫了,恨不得把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给打晕过去!
 
    “你打啊,你打啊,最好把我打死!有种就让我死!”李兰馨的声音更加尖锐了起来!
 
    “如你所愿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便猛然踹出了一脚!
 
    还真以为老子不敢打你吗?早就想动手了好不好!
 
    李兰馨的肚子中招,整个人被踹的往后面踉跄了好几步,直到撞在了车子上!随后摔倒在地!
 
    她的脑袋和车窗玻璃来了个亲密的接触,登时晕头转向,捂着后脑勺趴在地上,十几秒都没能爬起来!
 
    “现在,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。”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不光是他,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,并没有任何人会因为苏锐打女人而看不起他,毕竟……李兰馨这样的还能称为女人吗?
 
    苏明理这个时候必须要站出来了。
 
    他觉得自己严重的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!
 
    他并没有扶起媳妇,也没有管儿子,而是往前跨了一步,看起来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大哥,你这样做,真的好吗?”
 
    苏无限看着他,并没有讲话。
 
    反而苏天清开口了:“这句话,我觉得还是要反问你吧!你觉得你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
    “有问题又怎样?这是苏家的事情,得关起门来内部解决。”苏明理瞥了苏锐一眼:“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!”
 
    “外人?谁是外人?”苏天清冷冷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还能是谁!当然是他!”苏明理涨红了脸:“从始至终,你们都在袒护这个外人!”
 
    苏天清挑了挑眉毛:“我不袒护他,难道还要袒护你吗?”
 
    “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明理的心里面登时便腾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!
 
    而其余苏家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!
 
    和苏锐相比,你们才是外人好不好!
 
    “他是我的亲弟弟,是我爸的亲儿子,还有问题吗?”苏天清冷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苏老太爷的亲儿子!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明理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!
 
    他转过脸,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眼睛里涌现出了浓浓的难以置信之色!
 
    苏天清的弟弟,老太爷的儿子,这样的身份,除了苏锐,还有其他人吗?
 
    没想到,自己得罪的,竟然是苏锐!
 
    这时候,苏无限开口了,他对苏锐说道:“要不你做个自我介绍?”
 
    ps:开了一天的车,刚刚写好第二章,大家晚安。
 
 第2357章 苏无限,你好贱
 
    要不,你自我介绍一下?
 
    苏无限的这句话让苏锐也稍稍的愣了愣,随后,他便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哥俩一见面,总是会互相拆台,今天苏无限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搞自己,苏锐也觉得稍稍有那么一点意外……还真是不太习惯呢。
 
    不过,平心而论,苏锐觉得这种感觉也挺好的……可惜的是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够跟苏无限保持多长时间的和谐——事出反常必有妖,苏锐总觉得苏无限这笑容有点不对劲。
 
    苏明理在认出来身边年轻男人的身份之后,感觉到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,他捂了一下脑门,感觉到了严重的头晕!
 
    为什么自己惹到的竟然是苏锐?
 
    这个年轻男人虽然没有公开的认祖归宗,但是谁都知道,他是苏老爷子手掌心里的宝贝!惹谁也不能惹他!
 
    就算是没有苏家当靠山,他同样能够把自己给踩到尘埃里!
 
    苏锐看着苏明理的样子,然后摇了摇头,对苏无限说道:“我想,也用不着自我介绍了,他肯定已经明白了。”
 
    从天堂到地狱,苏明理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,短时间内根本别想平复下来,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是一片空白了,怔怔的站在原地,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好。
 
    苏无限嘲讽的笑了笑:“扮猪吃老虎很有意思吗?”
 
    果然,这哥俩又开始不和谐了。
 
    “倒不是扮猪吃老虎。”苏锐对自家大哥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我想做的事情,想必你们都明白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千万不要告诉我,你这是为了苏家好。”苏无限嘲讽的笑了笑: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 
    “我就是为了苏家好,才会这样做的。”苏锐把苏明理晾在一旁,他发现,苏无限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微妙的改变。
 
    这改变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苏锐一时间也说不清楚。
 
    苏无限负手而立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说不清这微笑是嘲讽还是欣慰,他说道:“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说自己是‘为了苏家好’的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意思?给你好意你还不接受了?”苏锐挑了挑眉毛。
 
    他本想说“给你脸还不要脸了”,结果发现在场有那么多人,自己好歹得给大哥一点面子。
 
    要是苏无限知道苏锐的心里竟然是这样想的,恐怕得直接气的吐血,然后拂袖而去——妹的,老子的面子需要你来给吗?
 
    “难道全天下人都给我好意,我还都要接受了?”苏无限眯着眼睛笑起来:“你是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的?”
 
    什么身份?
 
    苏无限终于问出了这句话!
 
    这句早就打好了伏笔的话!
 
    苏锐还不知道苏无限提前做出的那些安排,因此说道:“这和身份有关系吗?”
 
    苏炽烟已经知道自己父亲要做什么了,她不禁开始要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期待了。